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检察动态

【检察护企】行政诉讼执行监督厘清企业和社保部门工伤保险待遇承担责任

640.webp (6).png

阿左旗检察院在办理一起工伤认定行政判决执行监督案时,穿透式监督关联行政行为,制发检察建议指引工伤待遇支付法律规范正确适用,明确企业和社保部门各自承担责任。召开听证会释法说理,推动检察建议有效落实,实质性化解行政争议。通过个案监督,实现诉源治理,促进社会保险行政部门依法行政和企业合规经营,依法维护工伤职工和企业合法权益。


打赢官司认定工伤待遇兑现又陷山重水复


王某某系某矿业公司职工,2021年7月在工作时受伤。2021年9月提出工伤认定申请,某区医保局作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王某某不服诉至法院,法院判决撤销,要求重新作出工伤认定。某区医保局重新调查后作出《认定工伤决定书》,劳动能力初次鉴定结论为伤残九级。王某某据此申请支付工伤保险待遇,某区医保局审查认定,某矿业公司在2019年6月至2021年8月期间为王某某缴纳工伤保险,2021年9月开始停缴。因此,王某某的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及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无法从工伤保险基金支出,应由用人单位某矿业公司负担。某矿业公司认为,王某某工伤发生在企业为其投保工伤保险期间,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及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依法应由医保局支付,企业只承担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某区医保局和某矿业公司争议之下,王某某工伤待遇迟迟无法兑现。


能动履职穿透式监督检察建议释法柳暗花明


无奈之下,王某某申请阿左旗检察院对某区医保局怠于执行法院生效行政判决予以监督。承办检察官调阅王某某工伤保险缴纳档案,询问社会保险行政部门经办人和申请人王某某,查明案件事实,涵摄工伤保险法律规范,结合相关司法裁判,认为王某某的工伤认定和劳动能力鉴定时间虽然发生在停保之后,但其工伤不是新发生的工伤,其申请的工伤保险待遇也不是新发生的费用,应从工伤保险基金中支付其应享受的工伤保险待遇。为纠正某区医保局在王某某工伤保险待遇支付中存在法律理解和适用错误。2023年11月14日,阿左旗检察院分别向某区医保局和某矿业公司制发检察建议。建议某区医保局依据工伤保险法律规定审核并发放王某某应享受的工伤保险待遇,保障受伤职工能够及时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建议某矿业公司依法支付王某某工伤医疗期间停工留薪待遇,依法履行企业职工社会保险缴纳责任。为推动两个检察建议有效落实,阿左旗检察院召开听证会,根据已查明基本事实,结合《工伤保险条例》立法目的、具体规则及司法实践,就某区医保局和某矿业公司各自承担的工伤保险支付责任释法说理,最终达成一致意见。某矿业公司与王某某协商解除劳动合同,支付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补缴王某某解除劳动合同前的社会保险。某区医保局依法支付王某某一次性伤残补助金和一次性工伤医疗补助金。2023年12月14日,某矿业公司将一次性伤残就业补助金、医疗费、鉴定费、陪护护理费、停工留薪期工资共计137234.77元足额支付给王某某。本案监督目的实现,行政和民事争议实质性化解,阿左旗检察院依法终结案件。



编辑:
信息来源: